第三十五章 一眼江湖远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七眸第三十五章 一眼江湖远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天荒峰,隐于漫山薄云雾霭之中,一处无名的山崖边,天玄掌门燕淮楼独立于此,双手背于身后,一身青衫偶尔随风而动,却不太张扬。燕淮楼神情黯然,满怀心事的看着云台处。

  看剑峰,剑林之巅,看剑峰主流墟城立于天剑剑柄之上。

  天剑笔直插在剑林之巅,只有硕大的剑柄露出来。

  这把天剑的剑柄千丈有余,周身终年仙雾不散,剑身埋于看剑峰中,不知其具体形态如何。

  曾有人大胆猜测,整个看剑峰山体就是天剑剑体,看剑峰所看之剑就是这把没有来历的天剑。

  天剑剑柄周围还有数不胜数的仙剑插在周围,听说这些剑都是无主之剑,从天外飞来,自主插入山体,仿佛将自己埋葬一般,形成一片由仙剑搭成的密林,因此这看剑峰的最高处被称为剑林。

  剑林有灵,一般人无法踏上。只有天玄宗的部分天赋超群的门人,在寻找到自己修行道径时,会到剑林寻找适合自己的剑。

  此时的流墟城和燕淮楼一般,站在天剑剑柄,双手背在身后,看着云台处,眉头紧锁,满腹心事。

  两忘峰,本名为两望峰,因为这座山峰两个山头并立,各自为峰,却又相隔甚近。

  三千年前,两望峰为大师兄的师尊苏小白的修行主峰,苏小白在千年前随世尊出走天玄,将两望峰交给了如今的两忘峰主江辞子。

  江辞子将其更名为两忘,从此两忘于天玄。两忘峰一峰名为云落,云落不见山雾;一名云起,云起霞云翻滚。

  两峰之巅有云桥相连,云桥是一座由栖霞神木为桥面,落凰石为桥栏,宽十丈,长万寻的神桥,名为两望。

  寻常时日,神桥上人影绰绰,从不间断。但此时,两望之间,只有一个孤单的身影,两忘峰主江辞子,双眼迷蒙,噙着泪光,清冷忧郁,哀愁之容不加掩饰的出现在脸上,也看着云台之处。

  如果此时有人看到,定然为此驻足,平日高冷的江辞子峰主竟会有这般柔软模样。

  洗剑阁,洗剑池畔,一年轻剑客盘坐于此,此人身形微胖,披散着头发,一袭白衣,剑眉在面,双眼中透露着沧桑,透过那双眼可以看出此人的年岁绝非表面上表现的那样年轻,正值青葱岁月。

  一般修者,打破鸿蒙之后,便可再获得凡人一世光阴。

  觅道成功,便可御剑飞行,寿元大涨,可得五百春秋。

  曲径之中,七百有余。巡野之间,不过千载。遨游渚泽之后,天地皆可去得,寿元尽在掌握之中。

  洗剑池旁的剑客便是洗剑阁阁主辰尘,人称剑侍,一生相侍于剑。

  此时辰尘目不转睛的盯着洗剑池,池中浮现着云台的场景,他双手微颤,似乎要去抓立在身旁的剑,微怒不改。

  九江峰,位于天玄与大湖之间,九条气势如虹的江流从这座峰顶的九个方向流向大湖,九江汇聚之处便是九江阁所在。

  九江阁中,有望江塔,塔顶,素月阁主,一脸平静的带着无限遐想的看着云台。时而感伤,时候无奈,时而又是一声长叹,最后竟是露出一些带着希望的微笑。

  伺候在一旁的大弟子素天心看到师傅这般模样,好奇的问道:“师尊,云台之处可有事情发生?”

  天玄宗虽然是以剑修为主体,但是并非所有人都是剑修。其中九江阁便是以推演天机为主,九江之中便时常出现不同寻常的天机,九江阁捕捉其中的信息,用以推演天下大势与运道变化。

  九江阁中的弟子相对于其他修者,只修剑心,剑心一尘不染,总是能知道一些即将发生或者发生远处他们无法看见的事情,这大概便是修者中所流传的一种说法:剑心洗尘,便可明道。

  九江阁主素月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大弟子,犹豫片刻,嘴角微翘,仿佛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,然后无奈的说道:“云台之处,你师兄在那里,可能会有些麻烦。”

  “师兄?”素天心疑惑的问自己的师傅。

  素天心在天玄宗年轻一代弟子中排行第三,是天玄宗年轻一代的大师姐,她的师兄只有大师兄道无为与二师兄阡行。

  如今阡行下山游历未归,师傅所说的师兄只可能是大师兄道无为。

  在她的认知中,大师兄很少会离开柴门,出现天玄的其他地方,更不会在云台之处。

  即便出现在云台之处,也不会遇到麻烦,和其他所有年轻弟子一样,素天心认为大师兄不可能有无法处理的麻烦,所以此时对于师傅的话,她感到疑惑。

  “是大师兄吗?他怎么去了云台,难道是要观摩圣碑吗?”素天心继续问道。

  “不是你大师兄,就是你师兄。等会你去了云台就知道,记得要和你大师兄一样,让其他人都心悦诚服地叫他师兄,知道吗?这也算是帮了你大师兄。”素月笑着说道。

  “啊?”素天心满脸茫然,然后揉了揉太阳穴,最后闭上双目,仔细推演一番,推敲片刻。

  素月看着素天心的样子,没有去打扰她,继续看着云台之处,然后叹了一口气,因为此时颜师古还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去询问叶依痕。

  之前素月便在望江塔上看到了人群中的颜师古,以为颜师古只是为了看看苏小白的徒弟,才跟着那群人一起观看,怎料最后他还是走出了人群。

  素月心想颜师兄可能对那个师兄也有些熟悉感觉,即便他现在跌落到曲径境,无法感知那个师兄的神魂,但总归会有一些冥冥中的痕迹残留能被他感知到。

  一炷香之后,素天心睁开双眼,还是一脸迷茫,然后向自己师傅请教,说道:“师傅,弟子此时无法推演出云台此时的半点轨迹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“不只是你,为师也只能探得一鳞半爪。”素月回答道。

  “是因为大师兄在那里做了什么吗?我那是师兄又是怎么回事?另外,师傅因何事而叹息,是弟子做错了什么吗?”

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“师傅?”

  “你这丫头,这性子还是改不了啊。我可是你师傅,再如此不依不饶,师傅可要罚你了。”素月微噌半笑的说道。

  “师傅…”素天心依然迷茫,也不管素月的神情如何,她心中一旦有些看不明白的事情,她都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弄清楚的,才不管面对的是师傅,还是掌门长老,亦或者是大师兄。

  素月也是清楚她这弟子的性格,才没有过多责怪,并且时常袒护于她。

  “还记得你颜师伯吗?”素月这时说道。

  “记得,怎么?颜师伯也出世了,云台那里可真有事情发生啊。”提到颜师古,素天心跟着黯然伤神,想到那个一生郁郁寡欢的师伯,总会让人不甚唏嘘。

  “是啊,一眼江湖远。不知道这千年时间,师兄你是否已经放下了,这才出现在云台。”素月又是一声叹息。

  “一眼江湖远,相逢两鬓霜。师伯难道解开心结了?”素天心跟着问道,已经有一种立刻去云台看个究竟的冲动了。

七眸 https://www.fsxs8.com/html/book/5422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