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章免官流放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状元是我儿砸第393章免官流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!”齐观怒摔手中的折子,指着谢伯劳与谢方恒道:“谢伯劳教子无方,即可撤去官身,你不是想告老还乡吗?现在就给朕滚,至于谢方恒,上京纨绔败坏上京风气朕之前并未追究,而今又形同谋逆,即刻发配边疆流放,任何人不得为之求情。”

  齐观说完,拂袖就要离去,大皇子给谢伯劳使眼色,让他再挣扎一下,谢伯劳会意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“陛下,求陛下开恩呐,老臣愿意代替儿子前往边关,还请陛下饶了老臣的儿子,老臣愿将这身枯骨付给边疆,陛下!”谢伯劳一个腾身,用生平最快的力气抱上了齐观的大腿,痛哭流涕。

  连谢方恒自己都被他老爹这一番操作给弄蒙了。

  他爹原来是爱他的,竟然愿意为了他冒着生命危险祈求陛下。一时之间,谢方恒心中五味陈杂。

  大错已成,不能让陛下再对他父亲下手了。

  谢方恒在那一刻下定决心,跪走到齐观身旁,而后五体投地,道:“陛下,我罪该万死,承蒙陛下开恩,我愿意被流放,只求放过我父亲,他年事已高,承受不起更多了,陛下!”谢方恒涕泪横流,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水,不一会儿地板就湿了一小片。

  齐观现在烦躁的很,太子的折子上对谢方恒所做之事写的那可是清清楚楚,太子会在没有证据的时候给他看这玩意儿吗?显然不可能,所以,他自然而然的相信了。

  黎清在一旁看戏,心里其实早就笑开了,她从未见过这般我行我素的做臣子的,这罪孽真心诛九族都不为过,可偏生这父子两个还不知收敛,臣子没个臣子的本分,简直是在作死!

  不过他们作死是他们的事儿,敢伤害她家云及就要付出代价,就算齐观愿意留下他们的性命,自己也是不愿意的。毕竟有些人活着,哦不,是活蹦乱跳的,对云及来说就是个可致命的威胁。

  之前场上的事,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黎清看向谢家父子两人的眸子又多暗藏了几分危险。

  “还不放手,陛下也是你们能碰的吗?”苟银一脚踢开谢伯劳,两个侍卫上千架起谢伯劳,让他不能再轻举妄动。

  齐观冷哼一声,离开大殿。

  皇后扶起昌平公主,对黎清等人道:“今日受惊了,且先回去,稍后会有人上门替你们压压惊。”

  “是!”

  一众人起身对皇后行了礼。

  好好的端午节马球赛就这么被破坏了,大家都没有了兴致,带着家眷回到了自家。

  “啪!”魏西觉一巴掌甩在谢媛脸上,谢媛本身就娇弱,白皙的脸蛋儿顿时就像发胀了的馒头一般,肿得老高,还附带铭刻一样的五指印。“谁叫你私自行事,让宋仁骰在马球场杀人的?”魏西觉气急了,打了谢媛之后心里暗暗后悔,可面上却没想让半分。

  谢媛眸子里盛满了泪水,委屈的看着魏西觉:“妾听相公说要帮妾的弟弟解决了姜云及,还专门找了宋仁骰,以为相公会在马球场动手,就……”

  “呵!挑什么地方不好,你偏要挑在那样的场合?我是说你蠢呢还是蠢呢?蠢货!”魏西觉差点被气死了,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,本以为是个心思深沉的,娶回来既好看又能帮到自己,没想到就是个坑!

  “相公,你一定要救我父亲和弟弟,没了他们我母亲可怎么活呀,相公,求求你了,一定要救他们。”谢媛放下身段,跪在魏西觉面前,那模样楚楚可怜,让魏西觉喉头一紧。

  转眼一想,杀手来源出处是他,这件事虽然做的隐秘,但未必不能被人查到,所以这次无论如何,他都不会满足谢媛的要求。

  就算被查到,也是整个承恩侯府兜着,左右受点责骂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魏西觉觉得烦躁,一把扶起谢媛,拖着她往屋里去。

  “爹,宋仁骰是魏家庶子找的,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趁着马球赛杀了姜家那小子,只是没想到情况会变得如此糟糕,竟然把自家完全坑害了进去。”太子坐在齐观下首,像拉家常似的对齐观说道。

  皇后亦在旁,一直抚着齐观的背,希望他消消气。

  “这些混账东西,整天坑害这个坑害那个,要是他们拿出一半的心思到天齐政事上,也不至于让天齐成了如今这幅局面,咳咳!”齐观说着说着,开始咳嗽了起来。皇后见状,立刻倒了茶水递到齐观面前。

  齐观最见不得臣子之间的个人恩怨上升到了明面上。

  虽然没有处死,但谢家父子也和死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“陛下,大皇子求见。”苟银进门通禀道。

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齐观喝了皇后递过来的茶水,喉咙得到了滋润,觉得身子好了许多。

  “儿臣参见父皇、娘娘。”

  “平身。”

  大皇子齐武定,人如其名,长得高高大大的,他见着太子在此,颇为惊讶的道:“原来太子也在,这就太好了,不用再多跑一趟。”

  “哦?大哥是有什么要紧事让我与父皇母后都知道吗?”太子顺着大皇子的话往下说道。

  “确实是要紧事……”大皇子看了太子一眼,眼珠子一转,对齐观道:“儿臣听闻父皇最近父皇咳嗽的有点儿厉害,多方寻医,最后得到一药膳方子,恰缺一药引子,而那药引就在太子后院儿。”

  “哦?”太子听闻,好奇的起身走到大皇子面前问道:“不知是何物?我也好迅速命人采摘而来,好完善了大哥的药膳方子。”

  “听闻太子后院有梨树五月结果,正是此物。”

  “确实如此,可花期才刚过,刚挂果,并未熟呀!”太子狐疑,他看着大皇子,不知大皇子要作甚,万一这药膳吃了要不得咋办?岂不坑害爹爹?

  他后院这颗梨树是能士点化过的,别的梨子六道八月才陆陆续续结果能食,他后院那棵梨树五月挂果,七月而食。

  “大哥莫不是被骗了?哪儿有吃未成熟的梨子的呀?”太子还是不相信大皇子的药膳方子。

  状元是我儿砸



状元是我儿砸 https://www.fsxs8.com/html/book/57246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