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一章 侍读心思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大唐暮云第二百四十一章 侍读心思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笃笃笃……”

  凌晨时分,坊禁刚开,东宫侍读王叔文的宅门就被敲响了。

  一夜未眠的王叔文“腾”地从榻上坐起。

  他听到院中轻微的响动,然后是自己的老仆在窗下压着声音问道:“阿郎,可要开门?”

  “开,见客。”

  王叔文肯定地回答。

  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  王叔文明白,做太子的亲信,势必意味着,这大半生中,还不知要遇到多少凶险之事,难道缩着不开门就能化险为夷?

  昨日,延光公主巫蛊事发、冷宫被围时,王叔文正陪着太子李诵步出东少阳院,准备往集贤院查看校书郎正字们的修撰事宜。

  偷偷赶到太子身边报信的,是一个在大明宫中并不显眼的黄衣内侍,只有太子知道,这是太子妃萧氏信任的奴婢。

  李诵乍听此讯时,并未马上意识到危险。他已经自以为走上平稳的坦途,虽然如魑魅般跟着他、觊觎他太子之位的弟弟李谊,于这一年中重获天子的宠爱,可冷宫中的延光公主也早已不再作为一言九鼎的太子岳母示人了。李诵认为,延光被幽后,自己和太子妃萧氏不闻不问的态度,应足够向天子表明,少阳院与这浑身是非的老公主一刀两断了。

  甚至,王叔文暗暗察觉出,太子李诵的眼中,反倒流露出一层喜意,好像终于盼得终局似的。

  但萧妃的亲信内侍,口吻谦卑至极,意思却是坚决的——萧妃建议王叔文赶紧出宫去。

  萧妃担忧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,这种尚未尘埃落定的时候,太子在宫外,需要有一个消息中枢,这是重重宫墙中的少阳院所无法承担的功能。

  果然,出宫后的王叔文,很快得知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:普王李谊的孺人宋氏,也因牵连进了延光养蛊厌胜之事,已经被收入大理寺狱。

  当初普王李谊主动为延光求情、他的孺人又常行探望之举时,王叔文就觉得蹊跷,如今更有些摸不着头脑。李谊那般心思诡谲的棋手,怎会让王府惹上如此大祸?

  此刻,王叔文迅速地扎上衣袍,步入屋外,正见到家仆引着一个面孔陌生的男子来到院中。

  “王侍读,小的乃银青光禄大夫李公府中世仆。”

  李愿的人!王叔文毫无迟疑地请他进到屋中。

  李愿,是李晟的儿子,这几年随着李晟征战建勋,得了个银青光禄大夫的文散官。李晟出镇凤翔,李愿和幼弟李愬留在长安,实则与当初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的儿子李琟一样,形同天子扣下的人质。

  李愿的仆人带来了第三个消息:昨日晚间,左仆射张延赏的人,来到李府要带走郑注郑郎中。

  “王侍读,郑郎中这几日正在吾家为小主人诊治,那张仆射又总在圣主跟前诬毁郡王,吾家阿郎怎会任其摆布。但当朝仆射亲自登门要人,阿郎也知不可硬顶,便告诉张仆射,郑郎中午后便离府归家了。那张仆射也未多言,竟是客客气气地走了。待到深夜,阿郎才得知原委,有人举告,郑郎中帮着延光公主和普王府宋孺人,蓄养毒虫、搜罗瘵者尸灰,行巫蛊厌胜的大不道!”

  王叔文听到此处,眉头紧锁,面色越发不好看。

  他已是弈棋国手,棋力极高,平素擅于在脑中迅速复盘,因而也较常人更擅于提炼出纷乱线索中的主脉,串并后予以分析和猜想。

  李愿家仆寥寥数语,王叔文凝神一想,已觉得背上寒毛倒竖。

  “听郎君所言,郑注此刻还在府上,他对你家阿郎,可有招认什么?”王叔文问道。

  “郑郎中说,宋孺人的确请他诊脉开药,他,他也的确与宋孺人说过污水细螺能引来鼓胀的绝症,民间以为是蛊毒之患。但他发誓,与延光公主和宋孺人厌胜之事绝无半分干系。侍读,阿郎令小的几乎闯了坊禁前来,就是想请侍读给个主意,如何处置这郑郎中?”

  李晟的幼子李愬,成年后将要迎娶故唐安公主的独女、小郡主韦氏,而韦氏如今养在太子夫妇膝下、形同亲女,王叔文明白,李愿作为李晟长子、李家在京城的决策者,自然与太子的少阳院是一个阵营。

  和李晟一样,李愿绝不是个只有力气的蛮勇武将。自从结亲的圣旨宣下,李愿常以学棋之由,带着幼弟李愬来见王叔文。

  王叔文是长安权贵眼中的南方寒士,多少文僚公卿只将他视作太子的弄臣、奉天之难中交了狗屎运的白衣书生而已。

  但李愿不同。父勋再是沉甸甸的,李愿也清楚,李家这样起自陇右的军勋之家,入不了中原五姓世家的眼。既然幼弟已成了太子李诵的女婿辈,笼络王叔文、陆贽这般只有才学而无根基的太子党,恰是他李愿要在长安为父亲、为李家所做的事。

  现下,李愿迅速地遣亲信前来问策,王叔文知道,李愿应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。

  郑注已经以太子夫妇的医僚身份示人,延光是太子的岳母,宋孺人的姐姐则与太子妃萧氏相谐,偏偏普王的正妃吴氏刚刚有孕……禁闭中的大长公主诅咒圣主,以求太子尽快继承大统,自己便可脱离凄惶屈辱之境,嫉妒缠身的王府孺人得了太子妃的指引,为大长公主通传禁物,自己也可学得此法谋害嫡室。

  王叔文眼前,几乎已经出现左仆射张延赏在天子跟前言之凿凿的模样。

  饶是太子李诵当初并未为岳母求情,饶是他一年来对幽于冷宫的岳母不闻不问,素来多疑的圣主怎会在巫蛊这般历朝历代都最为敏感的不道之恶上,完完全全地信任太子夫妇?

  “王侍读!侍读!”

  李愿的家仆见王叔文陷入沉思已久,有些着急起来。

  “侍读,这个月令,辰时初天光就会大亮,请侍读尽快拿个法子,小的好奔回府中向阿郎复命。“

  “郎君莫忧,你家阿郎是对的,不能把郑注交出去。请你家阿郎,咬死了,郑注不在李府。”

  “那,这位郑郎中,可还能留着性命?”李愿的家仆倒也直接。

  王侍读坚决道:“留,不然,与杀人灭口有何区别?若杀了他,万一事泄,岂非更显得李府与少阳院,确有不轨之举?你李府不比汾阳王府小上几分,藏一个人,难道藏不住?若他活着,就算禁军来将他搜出来,你家阿郎也可陈情于天子,只因他一时糊涂,唯恐左仆射张延赏构陷李郡王,才有此举。你快回府罢,转告李大夫,郑注万不可在事态炽烈之际教大理寺的人来审。”

  家仆道声“喏”,转身疾行而去。

  东方渐明,王叔文披上外袍。

  他相信,这样震惊朝野的大事,过了一夜,内学士们不可能不知道,尤其是知制诰的视草学士。他昨天从大明宫出来时,就留了个心眼,问了自西边来的内侍,确定昨日当值留宿的,是韦执谊。

  坏消息中的好消息。

  王叔文抬头看了看天色,将风帽盖在头上,出宅上马。

  街道空旷。

  又或许,张延赏和普王的人,已经在某个角落,盯着他。

  王叔文不再犹豫,一放缰绳,两腿夹了马腹部低叱一声,往南边的大慈恩寺驰去。

  李愿的家仆送来的消息,令辗转一夜的王叔文,在确定少阳院的危险后,开始强令自己冷静下来,思索对策。

  他其实已经隐隐有了些想法,但需要有同侍一主的伙伴,来支持他说服太子。

  他想起当初在大慈恩寺的禅房,自己与韦执谊曾讨论过,玄宗朝李林甫构陷太子妻舅韦坚私结皇甫惟明一案。

  只是如今之难,只让太子驱逐萧妃,恐怕不足避祸……

  大唐暮云



大唐暮云 https://www.fsxs8.com/html/book/6235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