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莺莺燕燕乱花眼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花落无声处第十六章 莺莺燕燕乱花眼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自打阿福回府,林殊一直睡到了午饭时间才醒。

  醒来就看到小菱笑眯眯地坐在摆满了佳肴的桌前看着自己。

  “您睡得真好!“

  “你怪吓人的!”

  淼儿呲了呲牙。

  “怎么跟女孩子说话的?“

  “你居然是女孩子?“

  林殊一脸震惊。

  淼儿笑了笑,伸出了手,作势要掐向林殊的脖子。

  “我不是女孩子?“

  “你是!“

  林殊果断的认了怂。

  “哼!“

  淼儿皱了皱鼻,收回了手。

  “您还是赶紧起来吧,一会儿饭都凉了。“

  林殊站起身,坐到桌子前。

  看到桌子上大部分的鱼,林殊乐了。

  “怎么这么多鱼?“

  “年年有余啊!“

  淼儿顺口回答了句,看见林殊动手吃饭,她端了一杯清酒细细品尝。

  “怕下午的活动办不好?“

  “不是。”淼儿看了林殊一眼。

  “不管怎样,上午,我们已经去把姑娘们的籍贯改回了良籍,她们现在已经可以算得上是良家女子。我只是,有些担心,她们晚上要进行表演,有心怀不轨之人趁机败坏她们的名声。“

  “你要相信她们。她们既然能从过去的悲惨境遇之中走出来,这一关算什么?“

  “您说,既然官家同意我们将教化过的女子放归良籍,为什么还要她们经历这一关呢?没有意义不说,还增添了她们对官家的怨恨。“

  “变相的保护吧?“

  林殊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,说出的话也含糊不清。

  淼儿见林殊并没有谈这件事的兴致,便也压下心中的好奇不谈。

  两人在沉默中吃完饭,淼儿叫来小厮将桌子收拾干净,便也跟着小厮一起退下了。

  林殊不想再躺着,便走到了窗边。那边有一个放满了书的书架,还有一套桌椅。林殊随手拿了一,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椅子正对着窗户,从窗户可以隐约看见远处宫中最高的塔楼。

  翻开了书,林殊的念头却随着视线,一起飘到了皇宫中去。

  芸香馆负责教化女子之事,是自己亲自进宫和皇上谈的。

  她还记得皇帝听见自己有求于他,亲自屏退了四下的侍从和宫女,只留下了自己。当自己将这件事说出来并解释清楚之后,皇帝欣然应允,并暗中派心腹和自己指定的人接头,将接收罪女子的权利交了过来。

  只唯独一点,皇帝要求教化合格之后的女子在离开之前,要用自己擅长的东西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表演。表演之后,去处不论。

  自己虽然讶异,但是出于对于皇帝的信任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那时,自己也是刚刚筹备这件事,什么也不懂,因为现代也有人因为艺术等原因,大庭广众之下进行表演,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,所以轻易的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等到自己察觉部队的时候,再想去找皇帝谈条件,皇帝已经因为一系列事情,对顾宸越来越厌恶,最后直接将他赶去了北疆。虽然对自己的态度没有变太多,但还是肉眼可见的疏远了。

  那时因为侯府内部出现的一些问题,自己既要装着纨绔,还要处理事情,便没有去理睬这件事。

  加上虽然关系疏远了,皇帝对这件事却并没有过多过问,仿佛已经将这件事情遗忘了。

  自己也慢慢忽略了这件事。

  等到芸香馆在京城开了第一家,自己偶尔会过来指导一下授课,却一直没人在自己面前提起过这件事。所以,时至今日,自己方才想起了还有这个规矩。

  双手撑着下巴,林殊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敲着脸颊。

  皇上,您究竟是怎么想的?

  磨了磨指尖,林殊见实在想不起来,便闭了闭眼,转头琢磨另一件事。

  阿福!

  阿福是三年前到自己身边的。当时的阿福活泼机灵,很会说俏皮话,也很讨人喜欢,自己一见便相中了他。

  怕他是被被有心人安排进来的,自己还将他送去祖母那边,让祖母帮忙找人训练了阿福好久。

  被送到自己身边的阿福,依旧聪明伶俐,动作极快。

  自己也知道,在去训练的一段时间里,阿福表现极好,所以,在好长一段时间里,自己都将阿福当成了自己的心腹。

  但是近半年,表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对自己看的更严格起来,才不经意间发现,阿福可能是被其他人送进来的。

  自己这才慢慢提防起来,一点一点的搜集线索,打算和表哥一起揪出阿福背后之人。

  为了迷惑阿福,自己和表哥约好了以淼儿的名义在芸香馆见面。

  今天闹事的两名男子,应该是阿福找来的,其背后之人大概是想再一次试探自己究竟有没有隐藏实力?

  林殊扯了扯嘴角。

  终是也放弃了对这件事的思索。

  下午,许是芸香馆有着活动的消息传了出去,芸香馆的客人越来越多,到开始之前,一二三楼,都已经人满为患。

  一楼的大厅里已经用绸缎装饰好。绸缎轻薄,垂落在地,风从门口和窗户吹进来,撩起绸缎一角,无论从何处观去,大厅都朦朦胧胧,格外诱人一探究竟。

  “嗤,亏得他们还说芸香馆上不得台面,现在有活动,还不是上赶着过来了!”

  小菱和林殊站在幕后,看着馆内满满当当的人,脸上都是一副急切的样子,小菱嗤笑一声。

  “食色性也,很正常呀!”

  林殊靠在墙柱子上,闻言挑了挑眉。

  “要不是爷自制力强,现在兴许和他们一个表情。”

  小菱瞪了林殊一眼。

  “要不是知道您是什么样的人,我便真信了!”

  “公子向来爱逗我们这些身边人,你又何必和公子计较!”

  淼儿走来,敲了敲小菱的头,转眸看向林殊。

  “不过,现在表演即将开始,作为男子,您还是坐到外面去吧!”

  “……行吧!你们不欢迎爷,爷孤零零的滚到外面去看了。”

  林殊咂嘴,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两女,径直走去了外面。

  她早已经占了位置。

  外面除了有些吵嚷,环境还可以,关键是有人认出林殊的身份,没有往林殊身边凑。

  听着周围的喧哗声,林殊微闭上了眼。

  真吵!

  顷刻间,丝竹声起,喧哗声一下子平息了下去。

  在丝竹声中,只见绸缎突然上升,露出里面嫩黄色的一层丝绸和坐在丝绸之后,身姿婀娜,执着不同乐器的五位女子和穿着一身红色舞裙,蒙着同色面纱站在丝绸之前的一位女子。

  随着绸缎的上升,蒙面纱的女子伴随着乐声开始了自己独舞。

  旋转,扭腰,甩袖……

  林殊看着舞蹈,眼神飘去了后面五位女子身上。

  那几位女子,各执自己的乐器,在整首乐曲中,每一个乐器的声音都能够清晰的识别出来……

  林殊端起茶饮了一口。

  功底还不错!

  时间不长,一舞终了,场中爆发了一片叫好声,客人们纷纷拿出了打赏。

  那女子却极快的退了下去。

  只见嫩黄色丝绸开始缓缓上升,露出了两位刚刚上场的女子以及那五位执乐器的女子。

  只见那两位女子,一人身穿浅绿舞裙,一人身穿淡蓝色舞裙,各自执了笔,站在一张被立起来的纸前。

  她们同样蒙着面纱。

  五位女子开始演奏一首不同的乐曲,两名女子翩翩起舞。

  客人们纷纷惊讶出声。

  只见两位女子,一边起舞,一边动笔,在纸上画出一段段线条。

  “天呐!”

  这是所有客人一致的惊呼声。

  林殊眯了眯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接下来的表演,各位女子各有千秋,客人们纷纷表明简直看花了眼。

  随着绸缎一点点减少,上台表演的女子越来越多。

  直到台上再也没有绸缎之后,淼儿走上台,向诸位客人表示,今天的表演结束。

  结束时正值饭点,也到了芸香馆闭馆时间,客人们意犹未尽的散去。

  林殊冲台上的淼儿挤了挤眼,跟着散去的离开了芸香馆。

  淼儿看着空荡荡的芸香馆,抿紧嘴唇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小菱走了过来,伸手抱住了淼儿。

  淼儿叹了口气。

  “叹这世道罢了,走吧,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!”

花落无声处 https://www.fsxs8.com/html/book/69452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