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飞人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非相之窑变第三十九章 飞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自那件事情之后,韩风年夜晚再也没有出过门。

  后来韩宅遭到恶意骚扰,灵州城处处充盈着诡异的气氛,他被他大哥喊了回去,说是帮忙照看府里的事情,韩风年没有拒绝,他想解决此事,让韩家重归往日风采。

  周大夫说完所有他知道的,一壶茶已经见底了,有人来催促他,说有病人情况危急,需要他亲自诊断,他起身拍拍衣服,道:“两位请自便,周某先去了!”

  许意筝便与霍义行跟着出了门,街道熙攘繁华,百业繁盛,看不出有什么问题,两人并肩走在街上,行至一处面点摊前,许意筝停下脚步,抱剑观赏面点师傅行云流水的制面过程,从揉面、擀面、切面到面条下锅,整个过程流畅自然,不到五分钟一碗热面便出锅了。

  “怎么?想吃了?”霍义行站在一侧问道。

  许意筝摇头:“不是,忽然想我阿娘做的饺子了!”

  霍义行: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有些想我阿娘烧的菜了!”

  “待事情一结束,我们便回去一趟!”

  “那是自然!”

  两人站在面点摊旁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一位路人跑的太急,撞在了许意筝身上,她一个趔趄,险些跌倒,好在她及时转身,找回身体平衡,才没有摔下去。

  那路人背着一个大包裹,匆忙赶路,见撞到人,也是一脸惊慌,看了一眼许意筝,什么话也没说就跑了。

  两人也不在意,继续在街上转悠,走着走着,就走到了雷家布匹店门前。

  江艽正趴在一辆装好布匹的货车上匆忙的写着什么,写完后将折好的纸递给了身边的人,那人将其妥善收好,赶着货车缓缓向城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许意筝几步走上前,站在店门口几步开外的地方,道:“江公子!”

  江艽闻言,从抱着的好几匹新进绢布后探出头,看向许意筝,一瞬间,江艽的眼睛仿若盛了漫天星河,璀璨夺目,那漫漫无垠的星河里,站着一位身着绯红裙衫的女子。

  那束光耀,在他眼睛里稍纵即逝,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与近乎冷漠的客气,一言一行都展现出他待客时周到的礼仪。

  许意筝和霍义行被请进内室,虽说是内室,但两侧墙壁旁仍旧摆放着木架,上面放置着布匹,三人坐在中间小桌边,喝茶闲谈。

  许意筝:“江公子,在这里可还习惯?”

  江艽:“习惯,帮着雷伯伯打理生意,虽说比在会州时繁忙了点,可心里总感觉反而不及那时累。”

  “这是为何?”许意筝不解的问。

  江艽斟着茶,看了她一眼,继而笑道:“兴许是不用去想报家仇拜师学武之类的事情了吧!”

  许意筝闻言,心想江公子果然没有让这两件事情影响他自己以及他的以后,为他感到欣慰,道:“那便好,这布匹营生江公子确实做得不错,适才见你趴在货车上写东西,是在写信吗?”

  江艽:“哦!不是信,是货单,买主临时加了几样货品,来不及重新抄写,便加在了原有货单上面,他们出城赶时间,便站在门口写了。”

  霍义行在一旁左看看右瞅瞅,他惊叹于面前令他眼花缭乱的布匹,各类品质不一的布匹、丝织品分门别类的摆放在货架上,他从未见过这么多质量上乘的布匹和锦缎,惊叹中,他忽然记起一件事情,转身冷不丁的问江艽:“对了,李荣前辈到底有没有你为徒?”

  江艽垂眸,轻声道:“前辈的确松了口,但不曾收我为徒,那日出门前,前辈说等他回来就行拜师礼,正式收我为徒,可”

  许意筝:“子逸你问什么不好非问这个!”

  霍义行:“我我也只是忽然想起,顺便确认一下,自己是否又多了一位师叔!”

  江艽闻言,噗嗤一声笑了。

  气氛忽然没有一开始那么严肃了,许意筝便向江艽打听事情。

  许意筝:“最近灵州城内发生的事情江公子有没有听过?”

  江艽依旧很客气,道:“自然有所耳闻!”

  “江公子如何看?”

  “我听雷伯伯说,这样的事情,虽然集中发生在最近一段时间,但是很早便有苗头了,只是太小,没人注意到。”江艽说完赶紧给自己灌了一杯凉茶,以掩饰内心的狂喜,因为他在许意筝面前,感受到的东西,远比简单的喜欢多很多。

  许意筝思索着,一边说道:“也太集中了吧,让人很容易知道事有蹊跷,莫不是故意的?!”

  霍义行:“除了韩家,附近的几个名家大族,甚至他们西夏富户,也都被这样的事情骚扰着,报官官府也管不了,这种事情看似是小事,可时间久了,定会产生dà á烦的!”

  江艽闻言,诧异的看着两人,问:“难不成两位来此地,就为了调查此事?”

  “正是!”两人同时回答。

  江艽笑道:“若是有任何需要小可帮忙的,两位可随时找我!”

  回去的路上,霍义行感慨的说道:“相比江艽,昱儿应该算是幸福的!”

  许意筝望着长街尽头的日落,也是感慨万千,回应道:“对啊,同为沦落风尘之人,倚芳却比天雁更幸福!”

  话音刚落,身后便传来一个声音:“这世间没有谁比谁幸福,谁比谁不幸,只是各有各的甜,各有各的苦,旁人看不到罢了!”

  两人转身,看到周大夫背着药箱款步而来。

  看到两人一脸疑惑的样子,周大夫立即解释道:“去韩宅,给韩姑娘复诊!”

  三人同行,一并到达韩宅。

  为了节省时间,三人不约而同的朝小巷偏门而去,刚到巷口,从里面跑出一人来,那人边跑边朝后看,再回过头时,已经撞在了霍义行身上。

  这一撞,那人包裹里的东西全部掉了出来,许意筝认出他了,正是在今天街上险些撞倒她的人。

  包裹里的东西,非常杂乱,石头、短箭、插满银针的小人、鸟尸许意筝顿时了悟,按剑大喝一声:“是你了!今日别想跑!!!”

  那人一听,吓得双腿发软,跪下来不住求饶!

  许意筝还要问,霍义行忽听身后房檐上有动静,抬头一看,只见那里果真藏着一人,正探头向这边看过来。

  霍义行纵身在墙壁上借力,跳了上去,藏在屋顶的人见状,立即起身奔逃,速度惊人,宛若飞人。

  许意筝将跪在地上求饶的人托付给周大夫后,也追了出去。

  大街上,只见一人在房顶纵跳追击,一人在平地迂回拦截,霍义行与许意筝都不打算放过这些蓄意搞破坏的人,无论是在大宋还是在西夏!

非相之窑变 https://www.fsxs8.com/html/book/72568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