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七章 枫叶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非相之窑变第一二七章 枫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所有的人都以为闵天行逃跑后一定会回来,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除了杀人的本领之外,再无任何生活本事,年复一年的训练并未教会他们任何寻常生活中需要用到的常识,只教他们举剑拿刀,识别人身体的生理构造。

  一旦有人故意逃跑,真的脱离这个地方,要在外面生活下去,是非常难的,因此当闵天行走了之后,没有人紧张和焦急,就连他们的主家也说:“放心,他会回来的,甚至还会跪下求我留下他!”

  最终主家的话没有应验,他们都在等闵天行,终于失去了信心,主家这才组织其他人四处找寻,若是他失去所有记忆离开这里,或可饶他性命,但是闵天行带着在这里所有的记忆行走在世间,就如一颗定时炸弹一样,总有一天会引爆这里的一切。

  此时他们正站在陆家宅院里,为首的那人轻轻说道:“你真是让主家好找啊!”

  闵天行脸色阴沉,负手站在那人对面,将陆雲参护在身后,两人对视良久,最终闵天行冷冷的丢下几个字:“刘枫,你想怎样?”

  刘枫:“随我回去,认罚!”

  闵天行:“继续关禁闭?”

  刘枫:“去了便知!”说完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陆雲参,意味深长的笑道:“你随我回去,我便不难为你的雲参兄!”

  陆雲参闻言,坦然上前走了一步,紧紧盯着刘枫,眼射凌人之光,冷冷道:“凭你也想难为我!”

  刘枫大笑:“是啊,妙手剑客我确实也斗不过,但是.....”说着他突然身体朝后退去,同时伸出手臂朝前一挥,两道暗箭自他袖中飞出,陆雲参挡开一个,来不及挡住另一个,暗箭直直刺入他的左肩。

  “这样我便能与你斗上一斗!”刘枫扔完暗器,站在对面得意的看着陆雲参笑。

  陆雲参咬牙道:“卑鄙!”

  刘枫:“这两个字我听的最多,不过,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这是我们的规矩。”

  闵天行怒喝一声纵跳起来,一记飞脚将刘枫踹倒在地,刘枫身后的人纷纷拔剑抽刀,将闵天行团团围住。

  陆雲参左胳膊耷拉在身侧,右手握剑与他近旁的几人相斗,闵天行居高临下的看着一脸惊恐的刘枫,阴惨惨的说道:“我随你走便是,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,要是敢难为陆家兄妹半分,我闵天行拼了性命也要和你干到底!”

  陆雲参击倒最后一位围攻他的人,站在闵天行身后大喊:“天行,别去!我们合力与他们相搏便是,为何这么快便妥协!?”

  闵天行回头看着他,眼神却绝望到似乎下一秒让他去死,他内心也不会有任何起伏变化,片刻后,却露出浅笑,缓缓道:“可能是习惯了,我从不知反抗为何物,再说,我想去看看灰猫!”

  我走了,他们便不会为难你和心儿,这比我们合力与他们相搏的结果,要更好,他也知道,既然刘枫能到定州,那么主家的那几位武艺高强的心腹,必有一人潜伏在此地,即便今日不走,来日必定也会被那几人找到,到时他是生是死也是未知数,何况要保全陆家兄妹。

  陆雲参虽然不知道闵天行所说的那里到底是什么程度的残忍,可他知道闵天行这一去,面对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折磨,他忍着左肩传来的剧痛,不顾其余人虎视眈眈的注视,走到闵天行面前,痛心道:“随他去了面对是什么你难道不知?”

  闵天行:“知道!”

  陆雲参怒道:“你为何这么容易妥协,你是不信我还是不信你自己?!”

  闵天行笑道:“我不信他们!”说着指了指早已站起来的刘枫和他身后的其余人。

  陆雲参无奈道:“你的事于他们何干?”

  闵天行:“这不只是我一人的事情,雲参兄,相信我!”说着自怀里拿出初次见面时心儿送他的缂丝枫叶,继续道:“放心,这次回去我不仅有灰猫,还有它!”

  随刘枫走出门的一瞬间,他回头对陆雲参说道:“好好照顾心儿,说真的,我很想娶了她!”

  心儿给客人送货,回到家中时,首先看到的是庭院中醒目的血迹,她来不及喊一声,扔了手里的布袋,狂奔至房间内。

  “哥哥!哥哥!!”

  陆雲参坐在床沿边正给自己的左肩上药,心儿见状,沉默着上前,接过哥哥手里的药瓶,一语不发的给他处理伤口。

  缠上纱布,扶哥哥躺下,她坐在椅子上才缓缓说道:“与天行哥有关是不是?”语气却出奇的平静,今日发生的这一切,她好似早就预料到了一般,这样问也不过只是确认一下而已。

  陆雲参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,他闭上眼睛,有些无奈的问道:“你为何那么讨厌他?”

  心儿端起茶杯轻抿了一下,平静道:“我若是真讨厌他,便不会送他那么珍贵的缂丝枫叶了,他很好,可他的毛病也很突出,我针对的只是他的那点不好的毛病和习惯罢了,若是他能意识到并改掉便好,不然将来还是会吃亏!”

  陆雲参无奈笑道:“你以为他的不好我不知?自小就被送进那般非人的地方,无人给他教授做人之理,也无人给予他任何关怀,在遇到我们之前,给予他人间温柔的只有那只不会说话的猫,被我偶然自街上救回,他便将他认为世间所有的好都要给我,可人非圣贤,他有这样的经历,我以为心儿会理解!”

  心儿听后沉默片刻,反驳道:“纵然如此他也不能不经哥哥你同意随意将你的事情往外说.....还有,我总觉得他太阴沉了些!”

  陆雲参记起闵天行说过的话,盯着心儿不停的看,最后笑道:“你不知道的是,天行他.....喜欢你!”

  听到这话心儿整个人一颤,手里的茶杯差点掉在地上,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哥哥:“他.....”

  “喜欢你!”陆雲参点头。

  心儿讥笑道:“我不喜欢的人,喜欢我?”

  陆雲参敛去笑容,认真严肃的说道:“即便他是我的好兄弟,可要将你托付给他,我确也真的不放心.....好了,心儿,我休息片刻,待伤好了去找他。”

  心儿起身嗔怪道:“都这样了还去....”

  她悄身退出房间,用水桶接了水,开始清洗地上的血迹。

  晚上做饭时,心儿发现已经没有任何菜了,于是提着篮子出门去买菜,买了菜往回走的时候,经过一处她经常买唇脂的小摊时,听到上了新的唇脂,便走到摊前细看。

  这个摊位的斜后方,是一条小巷,摊主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妇人,虽然不再娇艳,但风姿绰约,也是好看的。

  因是老顾客,她拿给心儿一盒浅绛的唇脂,笑道:“这是我专门留给陆姑娘你的,非常适合你,我记得你有一间绛红衫子,与这浅绛的唇脂很是相衬。”

  心儿接过唇脂,正要与摊主交谈,余光看到她身后小巷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。

  她警觉的放下唇脂,和摊主打声招呼将菜篮子放下跑步追了过去。

  那道身影闪进一家酒店,心儿也跟了进去,当她进去后,正好看到那人上到二楼与一人相会,两人拱手后互相礼让着进入雅室,那人稍微转了身,心儿便看到了他的侧脸,这不看还好,看到后她倒吸一口凉气,不可置信的说道:“天行哥!”

  非相之窑变



非相之窑变 https://www.fsxs8.com/html/book/72568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