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抗旨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六十二章 抗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长鱼,本宫想听听你的意思。m.wanmeiweilai.com”

  被崔皇后点到名,谢长鱼嘴角抽搐着,转而离席阔步至陆文京身旁,凑上去低声道:“陆小京,你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“阿虞,你若是不嫁我,到了选秀时该怎么办?你想想谢家召你来的目的。”

  “咳咳……”崔皇后蹙眉看着下面一对交头接耳的男女,面上有些挂不住:“长鱼,你倒是说说你是如何想的?”

  “民女愿”

  “不行!!!”

  谢长鱼的话被一阵童音截断,众人望过去,立即行礼磕头:“吾皇万岁,太子千岁。”

  好家伙,小小的赏花宴,接二连三的出状况,怎的把历治帝和太子都给引来了。

  轩辕思远远跑过来,推开谢长鱼,目光十分霸道:“小京哥哥是我的驸马,除了本公主,谁都不能觊觎小京哥哥。”

  “思儿,无礼!”崔皇后斥道,眼神却依旧柔和,并没有责怪的意思。

  陆文京一张俊脸顿时垮了,没好气道:“公主殿下,草民何时说过要当你驸马了?”首发网址m.luoqiuww.

  轩辕思委屈道:“以前阿虞表姐说的嘛。”

  谢长鱼干站在一旁,没敢看陆文京杀人的目光。她当年有说过吗?轩辕思这棵小萝卜头打小就爱黏陆文京,记得有次她喝醉酒貌似说过此类的话,怎么也没想到被轩辕思当真了。

  “皇后,宴会进行的如何?”

  “环儿,将先才配对的名单帖呈给皇上。”

  历治帝抚着胡须接过名单,随便翻了两页:“不错,辛苦皇后了。”

  崔皇后淡笑:“都是应该的。”

  “嘶?这八角亭瞧着怎的有些乱?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儿?”

  崔皇后摇着头将谢长鱼表演才艺的事儿说了出来,历治帝听了非但没哟生气还眯眼笑道:“谢家的女儿本该如此。别说,这孩子看起来跟长虞真像。”

  此长虞非彼长鱼,听到的人心里大都清楚历治帝的意思。

  轩辕冷坐在历治帝一侧没敢发言,直到眼睛瞥到站在角落里的谢长鱼,轩辕冷一怔,这不是昨夜在醉云楼的姑娘吗?

  他目光移至崔知月脸上,却见心爱的女子与江宴紧紧挨在一处,神色稍显黯淡。

  轩辕思还在跟陆文京较劲,可又争不赢陆文京,只好向最疼爱自己的父皇求救:“父皇,女儿要小京哥哥做女儿的驸马!”

  历治帝大笑:“你这泼皮,离及笄还有两岁就想着找驸马喽?”

  陆文京拱手道:“皇上,公主还小,童言无忌。草民此番受邀来参加宴会是想请皇后娘娘为草民与谢家小姐赐婚。”

  历治帝沉默半响,神色比起先才肃穆了几分:“文京,朕若没有记错的话,你的婚事早前就由你爹陆进做主了娃娃亲。”

  “确有此事,但四个月前,那家的姑娘便出了意外,死了。”

  众人唏嘘,皆没想到天下第一首富陆小公子刚死了未婚妻。

  “饶是如此,你也不能娶谢长鱼。”历治帝的态度不容拒绝:“因为朕已经决定要将谢家小女谢长鱼许配给丞相为妻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此言一出,满堂皆惊,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崔知月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了,怎么可能,历治帝是如何想的?

  陆文京面色阴沉:“皇上,草民心意已决,此生非谢长鱼不娶,父亲那边,只要我同意就行。”

  江宴也上前作揖道:“圣上,臣怕是无能为力,御前郡主死后,臣发誓两年内要为惨死的未婚妻守丧。”

  “哼!”历治帝脸色大变,一手掀翻了果盘:“你们都翻天了,朕亲自做媒还有你们不愿的道理,陆文京,你作为陆氏家族的少主,你的婚事不由你来决定的,若有微词,让你父亲陆进滚过来找朕说话!”

  “江爱卿,不管你是否为御前郡主守丧,都可以娶谢家小女,两年后可将谢家小女抬为正妻。”

  谢长鱼气笑了:“皇上,不管是嫁给谁,民女都不可能嫁给丞相大人!”

  她红唇勾起一抹轻蔑的笑,全然不顾历治帝脸色有多阴沉:“如若嫁给江丞相,还不如让民女一头撞死在这根柱子上。”

  此女竟然如此决绝!

  “大胆!”历治帝怒吼:“来人,将这胆大包天,藐视皇恩的女子打入天牢。”

  “既然想死,朕便成全你。”

  江宴深深看向谢长鱼,眸光有些疑惑,为何她会如此反感嫁给自己,甚至敢公然抗旨。

  陆文京额头出了一层汗,膝地下跪:“皇上息怒,谢家小女脾性顽劣,目无尊长,草民”

  “够了!”历治帝怒道:“敢出言顶撞朕已经不是脾性顽劣的问题了。”

  “宫喜,摆驾回朝。”

  崔皇后也揉着眉头:“太子、思儿,你们跟本宫回未央宫。”

  轩辕思已经被吓傻了,她长这么大从未见父皇发火,甚至于轩辕冷整个人也是僵着,依依不舍的看了崔知月一眼才黯然离开。

  宴会散了,这些个公子小姐却没有想走的意思……八角亭里的戏还没完呢,看江丞相与陆文京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。

  “你们轻点,”陆文京上前怒斥那两名侍卫:“人家一娇滴滴的女子,你们动作能轻点不?”

  侍卫为难道:“陆小爷,这皇命难违,咱们也只是个办事儿的,”

  陆文京掏出一个重重的荷包:“她要在天牢受委屈了,小心你们狗命。”

  “是是是,多谢陆小爷。”

  谢长给了陆文京一记安定的眼神:“我没事,你先回陆家,要不你爹又得追着你满盛京的打了。”

  她神态十分轻松,天牢嘛,谢长鱼早就当家常便饭了。

  “你这死丫头还有心情开玩笑!”看着谢长鱼被人带下去,陆文京双目猩红。

  他扯住江宴的胳膊怒道:“江狐狸,老子不管,阿虞要是少了一根毫毛,小爷也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“放手。”江宴冷冷道:“你拉住我不如去拉住押送谢长鱼的侍卫。”

  “呵!老子不但拉你,老子还要揍你!你害死阿虞不够,还要害死另外一个?盛京谁不知你江宴克妻,娶的小妾一个比一个死得惨,你就活该孤寡一生。”

  眼看盛京两大风云人物拉拉扯扯地吵了起来,众人大惊,谢长鱼真真是红颜祸水啊~

  “陆公子,这怎么可以怪罪宴哥哥,圣上让宴哥哥取谢小姐,宴哥哥也毫不知情。”崔知月柔柔弱弱的腔调,听着甚是惹人怜惜。

  陆文京却不吃这一套,生生怼了过去:“死白莲,给小爷滚开,小爷跟江狐狸说话,哪有你插话的份!”

  崔知月气的不轻:“陆公子讲讲理。”

  “陆文京,你过分了。”江宴蹙眉:“知月,你先去那边等我。”

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https://www.fsxs8.com/html/book/80596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